我想想又看看手表,十一时半了,乘小巴己没有人, 我在车尾前一卡座位看着四级画报我以为到杏花村, 出声叫我认识的小巴司机阿达︰「死仔达到了都不叫我, 你傻了吗」阿达望倒后镜后︰「大头文拿只死眼出来看啦, 连西湾河都未到呀咪只顾睇咸湿画报啦!」回头一看, 真的刚到西湾河头被人插一「野」真无瘾。 只怪自己无看清楚。 突车停了,一个妙龄少女步入车内行至尾座位, 坐下就看书了。 我的视缐立刻盯着她,心想突然【无名慾起】。 行前吩咐阿达专心驾驶,阿达立刻知我心意。 我悄悄的接近她,故意坐在她隔离,我看看又想想, 她好像一个演员但一间又记不起。 但看着她又好像以前一位旧同学,脑里突然一闪, 认定是以前曾暗恋过我的人可惜当时大家无胆表白, 她叫文颂娴我当时叫她小娴。 我不作他想了,因性慾高涨的我,已选定奸魔今次的目标了。 我故意又坐近。 我开声问︰「小姐,恕我唐突,你不是文颂娴、小娴呢!我是林……」她抬头看我后第一时间抢先说︰「你是大头文!很久没见面了, 你好吗」原来真小娴。 我的慾火随高一些,心想应容易下手,于是就胆大起来了。 我一面说话、一手己不规举的转动。 「原来真是你、小娴,我几好,【无穿无癞】, 真是合巧了你住那里呀」「我住柴…啊啊…你不要这样啦」因我的手已伸到她滑滑的大腿里摸, 但她只有微言双手只是紧紧揽着书本,低着头, 见小娴不反抗我就大胆起来,初时手只是在她大腿露出的位置抚摸, 渐渐越摸越入已在她的短裙内游走。 「请你别这样……」小娴可能想用严厉一点的语气, 可是强不出来反而我有点心甜感觉,渐渐将手从后背揽过去, 她的身材确细小我的手绕过背后还有空位摸她的左边胸前。 小娴又发出第二次略大声音: 「请你停一停手……啊呀啊…呀啊…」说到一半真的停, 是她停口吧了。 因为我的手已经伸在她裙内的私人范围了,她只有用力地将双脚合得紧紧, 不让我的手摸入她最私人的地方。 而我也不强来,就在轻轻扯扯她的内裤,还越扯越下, 小娴惊觉我的动作唯有用单手紧按着我的手。 另一只手指向前面师机又细语︰「不要啦……他…!」我笑说︰「你不要惊, 无我命令他不会看我们的。 」我上面的手在轻轻搾着她的乳房,她已发出微微的叫声, 虽然隔着她上身的毛衣和其他衣服但我的经验可以告诉我, 小娴的上围会是32寸仅属于B级,但弹性十足。 以她娇小的身型而有骄人的上围身段,己相当难得了。 真是所谓「胸大腰纤臀肉实,搾圆弄揙任你掘。 」我进一步拉起小娴的毛衣和上身衣服, 把手伸入内再感觉实物一下原来真的那么坚廷的, 胸部相当有手感。 小娴又顾不了我的上下攻势,身体扭动起来, 她一动我在她下身的手却有了空隙伸入,手指就插在她的阴唇口, 小娴即时呻吟两声 面也红了对我说: 「真的……请你不要再继续……我不得了……我……。 」她股起勇气,双手把我推开,当然被我立即拉住, 反把她逼到车窗的一角我看着她好像只有害羞而没有惊慌。 她只叫︰「你…你可不……啊啊呀 ~~~」小娴背着我, 跪在椅上我一手伸入她屁股的内裤里,手指向前轻拉拉她的阴毛, 另一手就在她的腰间按摸她的抗拒声音逐渐变了呻吟声。 我奇怪她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反抗似的,任我玩弄。 我的手轻易地摸到她的内裤裤头,把两边腰间的绑带松去, 小娴似不识反抗的我就用手从后摸到她的阴唇, 小娴只得哇哇叫着。 我把软棉棉的阴茎拿出,在她屁股间磨来磨去。 她突然转过身来,我也吓一下, 我随即对她说: 「我要你永远记得这一晚。 小娴。 」她更害羞的低着头,就见到我半软的阴茎。 她只是眼大大的看着,没有叫、只是怕羞,满脸通红。 我从来未试过这样强奸人的,全无反抗, 像是自愿的。 我略为接触她的阴部,手指就在她的阴户来回横扫。 「啊!求求你…啊啊…求你不要用强…轻轻的…啊啊…我…啊……我……」小娴悠悠的说, 而自已的阴道已经分泌密汁流落我的手指,我把手拉出, 把满手她的黏液放在她面前: 「你看!你【妹妹】流了很多【口水】啊。 」说罢就把手指伸入她喘气而张开的口中, 小娴已经舔我的手指她自愿去舔自己的阴液。 我又呆一呆,我另一手就慢慢插入她的阴道, 小娴合起眼睛「嗯嗯」发响我高兴了。 她的阴道是多么的湿、多么的窄,我的宝贝可以「英雄有用武之处」了;我手指撩动处女的肉壁前进, 每次微微的移动她的阴核就传给她无比的快感, 双脚已经再不想合上。 突然小娴说︰「你可不可以慢慢来,温柔一点呢!」 我也顿了一顿说︰「好的!你说点就点。 」双手离开她的身体,她转头微微地扭腰, 我抬起已涨的阳具。 她一看已目定口呆,她回神后细声说︰「是不是很痛的。 我好怕痛的。 」「是很痛的,但过了一会就感到很爽的。 我会慢慢来,你忍一忍啦!」你听后点点头。 我见她仍然很惊怕的样子,我便慢慢的把阳具插入她的阴道。 「呀呀呀!」她叫了,但强忍着痛,但不久她已受不了这刺痛激得仰天张口大叫。 吓得阿达出声︰「你咪搅出人命呀,我还要做生意架!」 之后我一句「继续做你的师机啦。 」他便再没有出声了。 她虽然已经隆起屁股,方便我插入,而且有很多淫水, 可是她的阴道实在太窄了我得要抓紧她的腰借力, 几经辛苦才插入少半。 她抓着我的肩不停叫痛,不停地叫。 我不忍心下唯有将肉捧拔出,让她松一松。 我唯有用手指作动,不断地挖弄她的阴唇壁, 然后再插几下后拔出又搅弄一会,又再插。 经过足足四次的反复过程之后,她才适应一些。 讲真我从未试过对一个女人会这样关怀的, 自已都不知怎解唯一解释是锺情了她「爽吗」我问小娴, 她立即回答︰「好痛呀!文哥你不要理我的只要满足到你的需要!我痛是值得的!」她用身体来配合我的抽插, 虽阳具来回她的阴道已畅顺了很多加上泄出的液体成为了肉棒与肉壁之间的润滑剂, 但她仍然苦着脸细叫着︰「呀!痛呀文哥!插我呀文哥!好痛!好痛呀!」就这样干了十个街口 但小娴也叫痛我再不忍把她插了,便将她放下。 她己完全没有力气,我扶着她坐下,我看着混浊的液体加上鲜红的血液不断从她阴道流出, 沿大脾流下我即拿来手巾抹着,免弄污车厢, 又俾人骂啦!而小娴的口和脸庞也是她的口水、眼泪和她的阴液 我亦帮她轻抹。 虽然我的大阴茎仍然高高翘起,但我真不忍心再继续干小娴了。 小巴已到尾站,我就把全身无力的小娴抱出车外去, 看街上四处无人便匆匆将她抱回街角自己的地铺, 打开闸门放她在帆布床中。 看她情况如何,小娴两腿中间还是流着阴液, 我便伸手轻轻为她按摩着而我那火热的阴茎还翘得高高。 当她苏醒后见我的状况后,说出了我意料之外的话来。 她痛得流着眼泪的说着︰「我对你很久之前就有心跳感觉, 也认定是你了但始终没有表示。 但估不到这次撞到你,你会那么直接的。 居然摸………!你…看它涨得血红得像爆一样, 你是否要再来你是不是很辛苦!我可忍得住的。 你再来吧!」她勉强的把双脚分开。 我心酸的阻止她的行动。 我说︰「我不知怎么说,但我一见你就对你有好感, 直至你娇弱的身躯被我强弄下仍然强忍我就知你也对我有好意, 所以我都尽量就着你来操。 但我始终不忍再听到你叫痛声了,算吧!」她又说︰「我下身不能, 但我亦可以帮你发泄!」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我托起了肉棒在她前面,她伸出小手就不断在我的阳具摸弄, 我亦教她应有的技巧。 我知对于小娴来说,她是很辛苦,所以就想尽快射了便算。 最后事完,便帮她穿回外套,本想送她回家, 但想那么晚不惊她的家人担心,便打了电话说她在旧同学处过夜。 然后抱回她在布床里睡。 之后我们自然成为真的情人了。 而当我说出我的工作性质后,她只是笑笑作罢, 因我知她的心与我一样是深爱对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