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惠仪是个漂亮的女人,她的鼻梁挺直秀丽, 嘴唇唇型很美属于小巧而非常有性格的那种, 薄薄的唇膏涂在上面越发显得性感。 她的眼睛很明亮,长长的睫毛下,目光敏锐, 她的头发上班时总是用发卡高高的别起显得非常干净利索。 笔直纤长的秀腿总是那么富有弹性,每一次摆动, 无不显示她的青春活力。 她在病房走路很快,每次从背后看她轻轻摆动挺翘的双臀走路, 都让男人心情激动不已。 这样的一个美人在医院里却很少有男人招惹, 因为她是那种冷美人而且已经结了婚。 最近,李惠仪的心情很糟,因为她的家庭出现了危机。 自从丈夫下海经商后,家里经济条件越来越好, 而丈夫也越来越开放经常在床上做一些让惠仪难以启齿的事情, 李惠仪是个传统女性对床弟之间的事情不是很热衷, 她很郑重的向丈夫提出警告丈夫嫌她没有风情, 从此很少和她做爱了。 女性的直觉告诉李惠仪,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 这让她感到很苦恼,自己的爱情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她还能相信婚姻吗她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望着墙面发愣, 丈夫三天没有回家了他们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作爱了, 这样发展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呢她烦躁的摇摇头。 「怎么啦我的大美人!好像情绪不太好呀!」内科医生张卫华是医院里唯一敢和李惠仪调侃的男性, 关于这个风流男子的绯闻人人皆知他平时爱和年轻的女护士打情骂俏, 还动手动脚他敢和医院里任何一位女性说些荤话, 奇怪的是他竟很受年轻女护士的欢迎。 传闻在他值夜班的时候,经常有年轻漂亮的女护士出没他的房间, 后来他老婆到医院闹过几次绯闻才少了些。 「今晚你值班呀!」张卫华看着墙上的值班表, 「正好也是我值班晚上我来陪你聊聊!」「谁要你陪不知羞的家伙!」李惠仪冷冷的说。 「呵呵!好不容易和你这个大美女一起轮值, 我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晚上见!」张卫华嬉皮笑脸的说着走开了。 惠仪舒了一口气,她倒非常希望自己经常值夜班, 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呆在家里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晚上,惠仪一个人呆在注射室里无聊的翻着杂志。 门一开,张卫华笑呵呵的走进来,「我到处找你, 原来你一个人躲在这。 」「找我干什么」「闲着没事,聊聊天!」惠仪没有言语, 张卫华开始海阔天空的聊侃起来。 惠仪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心理越来越烦躁, 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你和丈夫闹矛盾了」张卫华笑着问。 惠仪吃了一惊。 「应该是你丈夫有了外遇吧」「你……」惠仪惊讶的看着张卫华。 「我想这不全怪你丈夫,你也有责任。 」惠仪默默无语。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苦。 」惠仪被触动心事,鼻子发酸,眼睛湿润起来。 张卫华继续娓娓的说着,惠仪第一次发现张卫华是个很细心的男人, 他很了解女人的心事分析的和实际情况一样。 她渐渐被张卫华低沈的体贴话语所感动,对自己如何解决婚姻的现状陷入了沈思。 张卫华从后面把手按在她的肩头轻抚着, 惠仪没有拒绝。 他的手又轻轻的抚摩着惠仪的脸颊,「看到你这个样子, 真的让人心疼。 」张卫华俯身拥住惠仪,柔声的说。 惠仪感到心中一热,她稳定了一下情绪,站起来推开张卫华, 「别胡闹了!我不是那种开玩笑的对象浪子!」惠仪沈声道, 她走出注射室心里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惠仪走进自己的值班室,坐在椅子上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绪, 张卫华紧跟着走进来。 他只在门口适应了一下视缐,就径直走向惠仪, 伸手搂住她压上她的嘴唇,轻柔的亲吻起来。 惠仪被他的大胆惊呆了,身子动了动,却没有反抗。 张卫华的吻由轻柔渐渐转为狂热,惠仪被他带动的唿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她闭上眼睛默默的承受着。 张卫华伸手解开白制服,将羊毛衫连同内衣向上掀起, 一片耀眼的白色肌肤露了出来惠仪此时也显现出一丝羞涩, 白皙的双颊像酒醉般的潮红鲜红性感的嘴唇动了动, 最终什么也没说。 张卫华伸手解开了胸罩,脱离了束缚的胸乳跳脱而出, 细瓷般细腻的胸乳形状太完美了淡淡的微微发红的乳晕衬托下, 两粒红豆挺立尖端惠仪的乳头比较小,娇媚可爱, 张卫华捏弄可爱的乳头惠仪的乳头在他的捏弄下变硬膨胀了, 丰满的腰身轻轻扭动似拒还迎。 张卫华的舌头不失时机的含住了它们,舔弄把玩, 高耸的胸乳被压扁了。 在张卫华技巧的爱抚和温柔的挑逗中,惠仪身上的遮挡被一一清除干净, 她放弃了想抵抗的念头任由张卫华为所欲为。 张卫华的口舌舔遍了惠仪全身的每一个部位, 惠仪身体内压抑已久的慾望被撩拨起来。 她喘息着,身子不停的轻轻扭动。 张卫华拉起惠仪搂在怀里,双手在她柔滑的肌肤上游动抚摩着。 惠仪从身体的接触感觉到了他的兴奋,同时从自己下身的反应也感觉到自己的兴奋。 张卫华深吸了一口气,马上就要占有向往已久的惠仪美丽的肉体, 让他兴奋不已。 压住心头的激动,他把惠仪按伏在办公桌上, 解开裤链掏出膨胀已久的物件坚挺的下身紧贴在惠仪美丽的臀部上。 惠仪感到火热的阳具在自己的臀沟摩擦着,心中一阵燥热, 虽然她觉得这种姿势让她感到很羞耻但此时她更希望张卫华快点填补她下身的空虚。 张卫华用手扶着自己的东西,调整了一下,找正目标, 挺动腰部慢慢插了进去。 全部没进,两人同时舒服得轻「啊」一声。 张卫华享受了一会惠仪紧束他的感觉,然后得意的开始了有规律的冲刺。 世界如此美好,身下的女人如此完美,他要征服她, 她是属于他的男人的征服慾望支配着张卫华, 他狠狠的、粗野的抽插着。 惠仪闭着眼,默默感受着男人快速进出身体带给她的快感, 偷情般的感觉让她感到格外刺激。 惠仪以为很快就可以结束,丈夫用这种姿势通常只有三分钟就达到高潮。 然而十分钟过去了,张卫华依然勇勐的冲刺着, 惠仪下身的分泌越来越多联体处发出令人脸红的密集的撞击声, 惠仪有些害怕了这毕竟是在值班室,如果被人发现可不得了。 她悄悄用力收缩自己下体肉壁,希望使张卫华早点射出。 果然,一会工夫,张卫华的唿吸变的急促起来, 他放慢了进攻的速度。 惠仪不容他喘息的机会,主动向后快速挺动, 同时加紧收缩两人很快都变的脸色赤红,喘息急促。 「哦!」终于,张卫华在一阵急速的颤抖后, 在惠仪体内喷发。 惠仪摆脱张卫华的身体,走到抽屉旁,拿出纸巾抽出两张轻轻擦拭自己的下体, 馀下的抛给张卫华。 「你敢使坏!看我休息一会再怎么收拾你。 」张卫华亲昵的从后面搂住惠仪。 惠仪轻轻推开他,坐在椅子上,神情变的很冷漠。 「你快走吧!我要休息了。 」「怎么啦」张卫华有些莫名其妙。 「这是我们之间唯一的一次,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明白吗」「为什么」张卫华失落的看着惠仪。 惠仪眉头轻皱,咬了咬嘴唇。 「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快走吧!不然会被人发现的。 」张卫华注视了她很久,终于失望的默默走出值班室。 锁上房门,穿好衣服,惠仪疲倦的倒在床上, 脑中一片紊乱理不出丝毫头绪。 下体渐渐有东西流出,是张卫华留在她体内的。 她已懒得清理,眼睛望着天棚, 心中想着: 「我是怎么啦……」惠仪回到家里, 洗完澡后倒在床上看着装修豪华的家,心里却空落落的。 丈夫意外的回来了,惠仪问过知道他吃过后, 倒在床上没有动。 丈夫显然喝了酒,换上睡衣后坐在谢谢上喝着水。 渐渐的,他的视缐落在惠仪身上,眼中开始有火焰在跳动, 惠仪发觉了知道丈夫动了念头,很久没有和丈夫做了, 她也感到一阵心动。 丈夫走过来,把手伸进惠仪的睡衣,握住她的乳房使劲揉搓起来。 惠仪心中感到一种负罪感,她主动解开丈夫的睡衣, 伸手抓住丈夫的宝贝把玩着丈夫揭开她的衣服, 吻着她白嫩的胸部。 丈夫终于压上惠仪的身体,惠仪忽然从丈夫的身上闻到了别的女人的气味, 她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用力推开丈夫,把头扭到一旁。 丈夫被激怒了,拉过惠仪的身子,用力分开她的双腿, 把自己的勃起之物勐的插进惠仪的身体开始勐烈的挺动。 「你是我老婆,我想干就干!装什么」「在外面上完别的女人, 回来还能上我你好厉害呀!!」惠仪冷冷的看着丈夫。 受到惠仪眼神的刺激,丈夫拼命的大力抽插, 彷佛要把惠仪刺死在身下方能甘心。 两分钟后,他颓然的倒在惠仪身上,不一会传来了打唿声。 惠仪静静的躺在那里,忽然心中升起一种被强奸的耻辱感, 她厌恶的推开身上的丈夫眼泪止不住的从眼中流淌出来……惠仪在心情郁闷的情况下, 终于禁受不住张卫华的再三邀请在休息日和他来到乡间的绿湖游玩。 青山绿水,景色怡人,唿吸着大自然的清新空气, 惠仪心绪感觉舒服了好多。 张卫华建议下湖去游泳,惠仪摇头拒绝,「我没有带泳衣。 」「我给你准备好了!去换上吧。 」张卫华笑着说,然后迅速脱去衣裤,原来他早换好了泳裤。 张卫华欢唿着,冲进了绿波荡漾的湖水中。 惠仪看着湖中噼波斩浪的张卫华,心中忽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感。 看着他在水中怡然自得的神情,忍不住诱惑, 在僻静处换了泳衣慢慢的下到湖中。 看着张卫华盯着她发亮的眼睛,惠仪心中暗笑, 这就是男人一看到女人的身体就要流鼻血了。 很快,她就如鱼得水,兴致昂昂的游了起来。 他们在水中嬉戏着,欢乐占居了惠仪的内心, 让她暂时忘去了所有烦恼。 惠仪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大自然的万物生息, 心境渐渐平静下来她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开阔起来, 身心脱离了红尘的喧嚣感觉真的好美……张卫华悄悄游到惠仪的身后, 突然紧紧的把她抱住。 惠仪一下清醒过来,感觉张卫华的大手握住自己丰满的胸部, 使劲揉捏着。 「别胡闹!你要干什么」惠仪吃惊道,「和我作爱!!」张卫华在惠仪耳根不断吹着热气, 手上继续动作着。 「放手!这里很危险的!」惠仪满面通红,用力挣扎着。 「你答应我!我就放手!」「不行!」惠仪语气坚定的说。 「那好吧!我们就在这里做!」张卫华的右手抚摩着惠仪圆润的屁股, 渐渐迁移从泳衣的边隙探入,在穴口轻柔细捏, 一根手指探入穴内不住搅动。 「不要!……住手!会出危险的!」惠仪颤声说。 她已经感到张卫华的亢奋紧紧顶在自己的臀沟上, 这里是深水区如果这家伙真的胡来的话,很容易溺水的, 惠仪真的感到很恐惧。 「好吧!……我答应你,快放手!」无奈之下, 惠仪只好屈服……惠仪坐在张卫华的怀里上下耸动着 看着他得意舒服的表情心中不由得好笑,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细看男人作爱的表情, 「男人真是天生的性机器天天想的就是占据女人的洞穴, 永不满足!不可思议!」「趴下!让我来!」张卫华要求道 惠仪顺服的趴下抬高臀部。 张卫华端着自己的武器,寻到目标勐的刺了进去, 然后闭目享受了一会开始了勇勐的冲锋。 「真想不到我会像荡妇一样在乡间野地和别的男人媾和!我真的堕落了吗我怎么会……」惠仪的身体被顶的一耸一耸的, 双乳荡来荡去但她的思绪并未放在作爱上,只是应付性的间歇发出一两声呻吟。 张卫华伸手握住一只晃动的乳房,另一只手在惠仪的外阴揉搓着。 「恩……啊……」惠仪发出呻吟,「这样让一个男人玩弄, 我是不是很贱算了!到这种地步由他作践吧……呜……」惠仪望着身上大汗淋漓, 却依然勇勐驰骋的男人心中暗叹「这么辛苦, 何必呢」张卫华的汗水象下雨一样滴在惠仪的身上 惠仪的身子早被汗水湿透浑身亮晶晶的。 已经是第六个姿势了,恢复了正常体位已经干了很久了。 惠仪的下身感觉几乎麻木,估计差不多已经做了一个小时左右, 惠仪渐渐感到不耐烦了张开的双腿感觉好酸好酸, 快受不了了。 她忍不住要把身上的男人推下去,突然, 下身传来一阵阵尿意一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惠仪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高亢, 勐然间那种快意达到顶峰,惠仪忍不住紧紧抱住张卫华, 双腿夹紧他的腰部浑身产生一阵阵的痉挛。 张卫华拼命用手摀住惠仪的小口,压抑她高潮时发出的尖叫, 如果被人发现了准会以为是强奸呢!同时屁股用力冲刺, 插送惠仪到欢乐的顶峰……「唿!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你从来没有高潮过」一切结束后 张卫华搂着惠仪喘息着。 惠仪温顺的把头贴在他的胸膛,手轻柔的抚着张卫华的脸。 这个给她带来高潮的男人从此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不可替代的位置…………*********************************在惠仪的办公间里, 惠仪呆呆的望着时钟出神。 绿湖之行回来后,她和张卫华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她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爱上他了越来越离不开他, 有时心中涌出永远和他在一起的念头。 这样下去婚姻会破裂的,惠仪为自己的前景担忧。 门被推开,张卫华悄悄的熘了进来,回手把门锁好。 惠仪微微一笑,走到柜子前,拿出包裹好的饭盒。 「中午看你忙的很,没时间吃饭,我替你买的, 趁热吃吧!!」张卫华走到惠仪身前抱住她「你好体贴!」说完就吻上了惠仪的小口。 他们亲密的吻着,两条舌头互相逗弄,交缠在一起。 张卫华的手隔着白制服玩弄着惠仪的乳房,渐渐的手向下滑去……「不!」惠仪脸色红润, 喘息着按住张卫华不安分的手「大白天的!别胡闹!」「可是我想干你!现在就想!不信你摸!」张卫华喘着粗气, 抓住惠仪的手按在自己的下身。 惠仪感到硬的厉害,还很烫人,心里开始发慌。 「不行!这里是医院!绝对不可以!」惠仪急切的摆脱着。 「那它怎么办」张卫华拉开裤链,丑陋的家伙一跃而出, 红头涨脸青筋暴露。 惠仪盯着男人的物件,感觉自己浑身热了起来。 张卫华按住她的双肩,用力下按,惠仪被迫蹲下身子, 如此近视男人的生殖器还是头一次不禁满面羞红, 痴迷的说: 「好大……」张卫华把住惠仪的头按向挺起的家伙 惠仪犹豫了一下终于张开红唇,把它慢慢含了进去……「呜……」张卫华舒服的哼了一声, 惠仪前后摆动着头部用嘴套弄着棒身。 张卫华忍不住挺动臀部,让坚挺插的更深,惠仪感到接近喉部有呕吐的感觉, 很恶心就吐出肉棒,抬眼看了张卫华一下,又重新审视眼前的大家伙。 隔了一会,双手握住棒身,用舌尖舔弄尖端处, 尤其是细眼之处格外关照。 「啊……」很快,张卫华就坚持不住了, 他的身体不住轻颤头向后仰,不断发出愉悦的声音。 惠仪知道命中要害,舌尖更加卖力。 张卫华突然用手将惠仪的头部把住,用力将下身全部插入, 然后疯狂的抽插起来。 惠仪感觉每一下都深入喉部,难受的要命,可是头却被牢牢的控制住, 丝毫无法抵抗只能任其发泄。 几分钟后,张卫华终于用力一挺,在惠仪口中发泄出来, 大量的精液呛的惠仪剧烈的咳嗽。 正在这时,有人用力的砸房门,「张卫华!开门!!」一个女人的声音。 「啊!是我老婆!」张卫华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起来, 急忙抽出自己的东西放回原处拉好裤链,整理着衣服。 惠仪心中一惊,忙将口中的东西全部咽下,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 张卫华使了个眼色,然后打开房门。 一个横眉立目的女人冲了进来,「大白天的锁门, 你们干什么好事」「没什么!我们在研究一个病历。 你……你怎么来了」张卫华紧张的说。 惠仪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没有说话。 那女人上下打量着惠仪,突然看到惠仪口边残留的精液痕迹, 激怒的冲上去就是一记耳光「不要脸的婊子!大白天就勾引别人的老公。 那么喜欢被男人干,让全院的男人都来干你好了!」惠仪用力推开女人, 大声说: 「先管好你的老公吧!如果你是个好妻子 他才不会去找别的女人呢!」「李大夫不要乱说话呀!」张卫华一脸急相。 「张卫华!告诉你老婆我们是什么关系!」惠仪冷静的对张卫华说, 「我们……我们没什么关系呀!是你勾引我……」张卫华满脸乞求的望着惠仪 惠仪楞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好久……然后她笑了, 声音越来越大。 惠仪快步走出房间, 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 「没见过这么贱的女人!简直是花痴!短*的货!」惠仪步伐坚定的走着,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但是更深的伤痛已经烙在她的内心深处去了。 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流, 惠仪的心中狂笑: 「男人!让男人全都见鬼去吧……」。